兜兜聊红楼
当前位置:首页 - 学习 >

欲守浙江,必战江西

2019-06-23来源:中财网

③汉兵入东越境,东越素发兵距险,使徇北将军守武林【按,武林之战是关键战役。】。楼船将军卒钱塘辕终古斩徇北将军。〔班志,钱唐县属会稽郡。师古曰:辕,姓;终古,名。〕【按,此人是钱塘人,可见是知道东越情况的人。这说明,杨仆对东越作战是下了功夫的了。提前召集了大量的东越人。】故越衍侯吴阳以其邑七百人反攻越军于汉阳。越建成侯敖与繇王居股杀余善,以其众降。〔据东越传,吴阳先在汉,汉使归喻余善,余善不听。及汉军至,阳以邑人攻越。书"故越衍侯"者,言其旧为越衍侯也。越衍侯及建成侯皆东越所封。〕【案:灭东越其实就是三路人马。还有内讧的原本的几路大体都没有用上。】上封终古为御儿侯,〔孟康曰:御儿,越中地,今吴南亭是也。国语曰:吾用御儿临之。宋祁注云:御儿,越北鄙,今嘉兴。史记正义曰:"御",今作"语"。语儿乡在苏州嘉兴县南七十里,临官道。〕阳为卯石侯,居股为东成侯,敖为开陵侯;又封横海将军说为按道侯,横海校尉福为缭嫈侯,东越降将多军为无锡侯。【案:封侯重商。】上以闽地险阻,数反覆,〔数,所角翻。〕终为后世患,乃诏诸将悉其民徙于江、淮之间,遂虚其地。〔虚,如字,康读曰墟。〕【案;彻底移民。内地还是有富裕土地。

欲守浙江,必战江西

杨仆东越战事图

按,坐下说明,蓝色线 是标志着从当今鄱阳湖地区可以往西北回到长安。而加了浅紫色标了2的线是驻扎在梅岭的汉军线路,鄱阳湖附近打叉的是武林,即今天余干地区,发生了战事,所以标了个叉。但是从此也可也看出,鄱阳湖,九江地区是西去长安,南到岭南,东到浙江的交叉点,所以东越王余善首先抢占这里是有意义的。等于截断了北方汉军的支援,和南来的汉军的进攻,这是进入浙江的要地。当然,还有一路,我以为是从海上直接来到当今余姚附近的。而在今天绍兴附近,汉军就安排了两支力量。其实已经是兵临城下了。虽然抢占武林,也无济于事杨仆平越之战,应该对后代南方战事有着巨大的参考意义。南昌处三方交集之处,一旦有变,三路大军可以来攻,所以,现在看,当年南昌起义,确实不是个好选择,虽然是个不得已的选择。而太平军定都天京后,九江地理位置又是何其紧要!湘军与太平军的激烈之战也就是情理当中了。再看守九江自然得守武昌,武昌也是在湘军和太平军之间数度易手。良有以也。进一步看,太平军定都天京该是个多么失策的决定啊!定都天京,而不守淮河,长江天险与湘军清廷与共,这其实就是无险可守。这一招就把棋下死了。顾祖禹都市方禹纪要云:“浙江之形势,尽在江淮。江淮不立,浙江不可一日保也。”又云“江西之有九江也,险在门户间者也,此夫人而知之也。江西之有赣州也,险在堂奥间者也,此夫人而知之也。弃门户而不守者败,争门户之间而不知堂奥之乘吾后者败;弃堂奥而不事者败,争堂奥之内而不知门户之捣吾虚者败。然则重门户而固堂奥,遂可以必不至于败乎?曰:不能。何以知其然也?重门户,人知我之专事门户也。强邻压吾西,劲敌扼吾东,欲于门户之外辟方寸之地而不可得,则门户为无用矣。”,可见,守武林,貌似是对 的,其实从兵家来说是错误的。当时汉军驻扎武林,驻扎大庾岭,正是所谓的驻扎在堂奥。更何况,武昌当时定是为汉朝所有?控制了鄱阳湖地区依然是腹背受敌的局势。他又说“以江西守,不如以江西战。战于江西之境内,不如战于江西之境外。何以知其然也?从来善用兵者,如风如雨,如雷如霆,如猛兽之发,如鸷鸟之击,而后可以言战。敌人备武昌,我则攻皖口;敌人备皖口,我则攻武昌。我方攻武昌,皖口之防未密,我即下皖口。我方攻皖口,武昌之备必疏,我即下武昌。事在金陵,则不攻武昌,不攻皖口,而疾卷金陵,可也。不然,出淮东以震山左,出淮西以动中州,可也。或沿江而下乎?或溯江而上乎?或逾江而北乎?我之所攻者一,敌之所备者十,敌必不能以备我矣。”皖口,即皖河入江口。今安庆市大观区大观亭附近,古称皖口、宜城。皖口,从三国至民国,一直是安庆城西千年古城镇,它在历史上是赫赫有名的军事、政治、文化重地,是怀宁县所有集镇中最早见于正史的一个古集镇。元 228 年,孙权、陆逊歼魏将曹休万余兵马于此。公元 550 年,梁朝叛臣侯景派其手下将领伍约、卢景晖杀鄱阳王世子萧嗣,梁将王僧、徐文盛出兵讨伐,侯景亲自率军至皖口,在皖口一带对峙达三个月。公元 903 年,宣州节度使田君与吴王杨行密有怨,勾结朱全忠对杨进攻,杨调李神福应战。公元 975 年,宋太祖遣大将曹彬在石牌造浮桥,渡军伐南唐,南唐洪州节度使朱令斌率众十五万援金陵,至皖口为宋师阻击,战舰被烧,朱令斌大败被执。至于后来我们熟知的太平军和湘军也是在此多次恶战。安庆成为决定天京生死的地方了。因此,东越王守了一个这样的地方,貌似是控制从江西往浙江的要道,其实于事无补。顾祖禹云:“宋之都临安也亦然。渡江之初,奔亡仓卒,江淮之藩篱,未遑立也。兀术提兵躏江东,陷建康,自广德直趋临安,进陷明越,穷追海澨,钱塘之波涛,曾不能濡戎马之足矣。嗣是诸将力战于江上,于两淮,又远而争襄、汉,争川、陕,然后藩篱益固,而临安可都矣。迨其后也,蒙古扰两淮,倾襄樊。伯颜长驱入建康,而江淮之险,尽入于敌。伯颜自建康分兵三道,直指临安。压卵之势已成,虽有智者,不能为宋谋也。”可见,以临安当国都,其遥控的面积必须很大才行,成本是很高的。从此看,淮南王当初之所以反对攻打东越,其实就是彼此互为依仗,而汉下淮南国,就意味着东越小国已经无险可守了。门户大开,等着授首称臣了。另外,南方的闽越也先被汉朝攻克了,此时的浙东只是四面楚歌了。虽有奇计,也无法使用了。更何况汉朝大都是百战之将,国力雄厚,无异于以石压卵。

欲守浙江,必战江西

④春,正月,上行幸缑氏,〔考异曰:封禅书、郊祀志作"三月";汉书武纪及荀纪皆作"正月",今从之。〕礼祭中岳太室,从官在山下闻若有言"万岁"者三。〔荀悦曰:万岁,神称之也。从,才用翻。〕诏祠官加增太室祠,禁无伐其草木,以山下户三百为之奉邑。〔奉,扶用翻。〕【案:祭祀中岳,应该是一步骤。】

上遂东巡海上,行礼祠八神【案:从河南到今天的海边。】。齐人之上疏言神怪、奇方者以万数【案:巨大的骗子群体。】,乃益发船,令言海中神山者数千人求蓬莱神人。公孙卿持节常先行,候名山,至东莱,〔东莱,春秋莱子之国;高祖置莱郡;唐为登、莱二州之地。〕言:"夜见大人,长数丈,〔长,直亮翻。〕就之则不见,其迹甚大,类禽兽云。"群臣有言:"见一老父牵狗,言『吾欲见巨公』,〔郑氏曰:巨公,天子也。张晏曰:天子为天下父,故曰巨公。师古曰:巨,大也。〕已忽不见。"上既见大迹,未信,及群臣又言老父,则大以为仙人也,宿留海上;〔师古曰:宿留,谓有所须待也。宿,先就翻。留,方就翻。〕与方士传车及间使求神仙,人以千数。〔师古曰:间,微也;随间隙而行也。〕【案:武帝的办法既简单又有效。你说有神仙,那么就去找吧。都打法了。】

欲守浙江,必战江西

转载文章地址:http://www.carameleggpudding.com/xuexi/60.html
(本文来自兜兜聊红楼整合文章:http://www.carameleggpudding.com)未经允许,不得转载!
标签:
汉朝 鄱阳湖 太平天国 中国古代史 顾祖禹
网站简介 联系我们 网站申明 网站地图

版权所有:www.carameleggpudding.com ©2017 兜兜聊红楼

兜兜聊红楼提供的所有内容均是网络转载或网友提供,本站仅提供内容展示服务,不承认任何法律责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