兜兜聊红楼
当前位置:首页 - 完本 >

脑洞大开,也许我们是生活在一个虚拟游戏里?

2019-07-08来源:孝感汽车网

宇宙中有件事让我细思极恐:我们可能是存在于一个虚拟游戏里面。

小的时候,村子里面有很多破旧的屋子,我比较怕走夜路,总觉得黑暗的角落里面会有鬼怪钻出来。鬼怪像是真实的存在,是跟我们生活在同一个世界的。长大后,我已经不相信鬼怪,也不怕黑暗了。我知道神鬼是虚构的。但是我有另外一个仔细想来惊恐的事,那就是如果我们也是虚构的呢?我们只是存在于一个游戏里面,而且我好像已经找到了这个游戏的BUG。这个游戏有个设计师,我还称他为萨尔那加,就是《星际争霸》里生活在虚空之中的种族。

宇宙的BUG之一,时不时会卡顿

我大二的时候,组装了一台新电脑,特意配上800块大洋的显卡6600GT。显卡虽然很牛逼,但玩起《孤岛危机》这个吃性能的怪兽游戏,有时依然力不从心。当电脑显卡的渲染速度,跟不上游戏的交互进程,画面就会割裂,就会卡顿。如果我们的宇宙是台计算机,那这计算力未免也太好了,无限的空间和物质,这么多文明都能流畅运行,似乎就没有卡顿过。

脑洞大开,也许我们是生活在一个虚拟游戏里?

游戏中的画面割裂,卡顿

但仔细想一下,游戏中的主角,他们也并不知道自己的世界卡顿了!

我们玩吃鸡战场的时候,如果帧率能达到60帧,就觉得很流畅了。当几局下来手机发烫,往往只剩下10几帧,吃鸡变成了幻灯片。但是,卡是我们觉得卡,因为我们看到的是GPU输出的画面。而吃鸡的世界,他们运行的代码顺利跑完了,一枪爆头这个事件,完美地执性完了。他们感受的世界是流畅的。如果游戏因为断网完全卡住,等过几秒中恢复。这时对游戏中的角色来说,也是没有感觉的。因为卡的时候整个世界都卡,恢复的时候流畅运行。就像从来没有中断过一样。

宇宙也是这样,我们看到的五彩斑斓的世界,只是我们的主观感受。世界的真实不是这样的。真实的世界是充满了各种光波电磁波。所谓的色彩,只是光波的频率不同。萨尔那加运行这个世界有个底层算法,那就是数学。我们从数学中看到了多彩的世界。也许萨尔那加的数学,是放在一块神器上面的。这个神器也可能不是很靠谱,经常熄火。数学算法在执行的过程中,有时候一卡顿就是一千年,我们也跟着静止了一千年。这一千年里,虫不鸣鸟不叫,空气凝滞水不流动,地球停止了运转太阳不燃烧。一千年后,咔哒一声整个宇宙恢复了正常。

即使这样我们仍没感觉到异样。而在静止的一千年中,我们人类的某些思维还在运转,就像做梦的时候什么事情也没干,但其实是记忆整理的过程。也许宇宙卡顿了很多次,每次恢复的时候,都迎来了人类文明的大爆发,智慧程度突然阶梯式跨越发展。

宇宙卡顿了一下,人类学会了生火使用工具;

宇宙卡顿了一下,人类建造了金字塔;

宇宙卡顿了一下,人类开始了工业革命突然很能造各种机器;

宇宙卡顿了一下,物理学大厦在19世纪末建成,物理学大师生活在同一个时代。

脑洞大开,也许我们是生活在一个虚拟游戏里?

物理学的开山泰斗,生活在同一个时代

宇宙的BUG之二,存在边缘和尽头

最新的科学研究表明,宇宙是平直和无限的。无限的宇宙,实在是很不可思议,怎么就能从一个奇点快速成长为无限大呢?但只要宇宙是平直不闭合的,就得是无限大的啊!这是不是存在着什么问题?!

仔细想一下,如果宇宙是平的,但存在尽头呢?到达尽头,你会看到的是下面的情况:

脑洞大开,也许我们是生活在一个虚拟游戏里?

电影《异次元骇客》

当《异次元骇客》的男主,看到自己的世界存在一面虚拟电子墙,他那时候一定是三观尽毁的感受。就像我们第一次发现,父母多年来帮我们存压岁钱,实际上却早把钱花掉了。

我们玩游戏的时候,会遇到很多“世界尽头”。要么是《刺客信条》里面的空气墙,要么是《孤岛危机》里面无边的海域。而萨尔那加设计的宇宙,可要高明多了。它的正方体平直宇宙也存在尽头,但是加了两条强大的定律,让人永远看不到宇宙的边缘,避免人类三观尽毁。这两条定律是:

1.宇宙的膨胀速度超光速

2.人类不能达到光速去旅行

宇宙的膨胀速度越来越快,本来就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。按道理因为引力的关系,宇宙膨胀速度应该越来越慢才对,实际的测量结果却是越来越快。人类只能用暗能量的说法来修补这个问题。而暗能量可能只是萨尔那加额外添加的游戏电子墙,用来避免游戏人物出界。

宇宙的BUG之三,波函数坍缩

脑洞大开,也许我们是生活在一个虚拟游戏里?

双缝干涉实验

双缝干涉实验是人类的一个噩梦。我们想知道光子到底是从哪个缝中穿过去的,于是安装了探测器,只要光子一过,就能知道。结果干涉条纹就消失了!屏幕上的图案跟你用台球打出来的一样。一观测,光子从同时通过两条缝,变成了要么走了左边的缝,要么走了右边的缝。也就是说观测会破坏量子的叠加态,用物理学家的话说,这叫“波函数坍缩”。

只有观测的时候,才出现不确定性。物理学家对此细思极恐——只有当人参与的时候,才出现了真正的不确定性!这也是哥本哈根解释。

萨尔那加对这个波函数坍缩的设定,其实就是我们游戏里面的抽卡,开宝箱。宝物并不是一开始就放在箱子里面的,只有当游戏人物去打开的时候,波函数坍缩,你抽到了传奇神剑亦或生锈铁剑,数学算法才给你计算出来。

脑洞大开,也许我们是生活在一个虚拟游戏里?

圣斗士星矢手游的开卡

如果有《黑客帝国》里面的红色药丸和蓝色药丸,我们大部分人应该会选择蓝色药丸,继续在虚拟世界里。毕竟我们已经习惯了。《肖恩克的救赎》中,老布被关了50年后终于出狱,却因为不能适应现实的世界而选择了结束自己的生命。

虚拟或者真实很重要吗?我想我们还是能在这个虚拟世界里,愉快玩耍的。

转载文章地址:http://www.carameleggpudding.com/wanben/345.html
(本文来自兜兜聊红楼整合文章:http://www.carameleggpudding.com)未经允许,不得转载!
标签:
沙盒游戏 宇宙 物理 一起皮一下才开心 孤岛危机
网站简介 联系我们 网站申明 网站地图

版权所有:www.carameleggpudding.com ©2017 兜兜聊红楼

兜兜聊红楼提供的所有内容均是网络转载或网友提供,本站仅提供内容展示服务,不承认任何法律责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