兜兜聊红楼
当前位置:首页 - 完本 >

石嘉/方便之门(小说 )

2019-09-03来源:中国报道网

方便之门

石嘉

刘义的岗亭三个人,他是班长,支队连续两年授予他先进称号,算是老资格了。其实刘义上岗执勤才三年,从学校毕业穿上警服,干交警时间不长,倒落下腰肌劳损的职业病,皮鞋掌十天半月便要重打一副,每天他像个机械人似的,鞋跟儿将岗台上的铁板磨凹一个窝儿。
       这地界是个丁字路口,北边是下坡路,东西是市区的主干道,车流人群穿梭如织,刘义时常累得想蹲下喘口气,但他腿骨头硬撑硬顶,还从来没软过。干交警这一行吃苦受累刘义不怕,就怕憋尿,一泡尿把他憋得六神无主,脑袋瓜里开起小差,弄不好便闹大纰漏,身为当班值勤交警,刘义能不怕么?岗亭方圆几百米,只有路口西北角一家工厂里有厕所,这家厂子是市里的税利大户,厂长管理企业十分严厉,职工一律要挂上岗证进厂,外人进厂要等候,签名,手续挺麻烦。刘义不好意思撒尿往人家厂里跑,于是有尿便硬憋,这憋尿的滋味常人难以忍受,哭不出来,也笑不出来,正在刘义受这份儿洋罪的时候,工厂门卫小魏跑了来,说:“哥们,俺厂的厕所你随便进出,不碍事,厂长找我特别交待这事儿,刚才又打电话催,让我专门跑来说一声。”
       刘义一听喜从天降,在岗上招呼一声,就跑进厂里方便去了,出门时拉住小魏问:“你们厂长咋知道我上厕所难?我跟他不认识。”
       小魏说:“俺厂一两千口人,针头线脑的事儿他都看在眼里,何况威风凛凛的警察,站在街中央。他每天在你鼻子底下少说来回四五趟,找不着厕所这等大事,他早看到眼里,装在心里了。”刘义听罢兴趣甚浓,本想再多聊几句,又恐怕耽误上岗值勤,便忍住不说了。
      下班回到家,刘义一瘫泥似的卧在床上,脑袋却一点儿也不累,想来想去,老琢磨厂长是啥模样,婆婆妈妈的,心眼儿这般精细,连人家撒尿也管。如今的企业家,西装革履,腰粗体胖,晃着手机,出门坐轿车,百忙缠身。我们交警站马路的难言之苦,他却体察入微,特意给开了方便之门,实属不易,难得难得,真该好好谢谢人家。刘义索性饭也懒得吃了,躺在床上,脑子里云遮雾罩,老是翻腾着厂长。转念一想,这厂长假若是位女强人,亲自解决我撒尿的问题,传扬出去,还不羞死我。就这么想着,刘义禁不住乐出声,浑身轻轻松松,只是心窝痒痒的,老惦念着厂长姓啥,是男是女,是丑是俊,丝丝粘粘割舍不下。
       第二日上岗执勤,刘义便特别留意进出工厂的小轿车,车里的人他瞅空便多盯几眼,可惜车速太快,模样也看不清。上厕所时,他又拉着小魏问:“你们厂长咋样?我这方便的事儿,怪有意思的。”
      小魏说:“哥们儿,你只管上岗值勤,别的不用打听。”刘义不死心,依旧问:“你们厂长钻我肚子里了,知道我憋尿。”
     小魏笑道:“厂长说了,你岗亭台阶上摆着大茶杯,太显眼,又粗又大,玻璃桶似的,茶满了又干,干了又满,你是神仙,总不能光喝不尿吧?”
       刘义一拍巴掌,频频点头,说道:“你们厂长的眼力太厉害,心细如针尖儿,我想见见他,当面致谢。”说着就要往厂里跑,小魏挡驾不准,说:“厂长顶讨厌致谢问安之类的事,再说,他现在还没进厂呢,厂里的人也等急了。”
       刘义怏怏的回到岗亭,此时车流如涌,北边一串汽车正从坡上鱼贯而下,东边一个老头骑着叮当作响的旧自行车,懵懵懂懂迎着红灯,冲线而来。刘义快步上前,将他拦下,敬礼道:“你闯了红灯,按章要罚你执勤一小时。”
       老头如梦初醒,连声说:“怪我,怪我,脑子里尽是厂里生产上的事儿,实在对不起。”刘义抓住老头的车把,挥手示意他靠到路边,便将小黄帽和小黄旗递给老头。
       这时,工厂的门卫小魏气喘咻咻,狂奔而来,“喂,哥们,离老远我就看见了,你可不能罚他。”
刘义迷惑不解问道:“为何不能罚他?”
      “他是俺厂长,厂里生产调度会急等着他去呢,电话打到他家里,说出来多会子了,厂部让我出来接。”
刘义吃了一惊,歪起身子把老头细细打量一番,只见他长得矮瘦而驼背,斑白的寸板头,小眼睛倒很清澈有神,穿着褪了色的中山装,那车子稀里哗啦是辆破旧坤车。
       刘义睁大眼睛,问小魏:“他是你们厂长?”
“没错,哥们,不看僧面看佛面,你行个方便吧。”此时已围满众多瞧热闹的人,指指点点,议论纷纷。刘义觉着时间霎时凝固了,脑子一片空白,愣在那里发了一阵呆。小魏拍了一下他的肩膀,附耳催促道:“哥们,给个方便吧,有情侯补。”
      刘义忽然感到浑身燥热,警服被汗浸得发潮,额头的汗珠挂在眉毛上,脸孔发烧,他沉住气,费了好大劲儿才一字一句地说:“违犯交通规则一定要罚,方便之门我不能开,这个道理不用多说。”这句话一出口,他心里一阵畅快,如释重负,竟然隐隐有了尿意,他刚才灌了两大杯茶,尿就来了,使劲儿憋着吧你,孬熊,刘义暗暗骂了自己一声。却见老厂长不声不响,早已头戴小黄帽,打着小黄旗,在路口上岗值勤了。
     围观的人群散去,鬼使神差,刘义对着老头的背影,又端端正正敬了个礼。


作者简介


石嘉,江苏铜山人,徐州市作家协会会员,曾在金山、江河文学、青年作家、青岛文学、牡丹、北方文学、岁月、儿童文学、短篇小说、前卫文学、格言、读者乡土版等刊物,发表小说散文六十余万字,其中有多篇作品获奖。   

转载文章地址:http://www.carameleggpudding.com/wanben/10698.html
(本文来自兜兜聊红楼整合文章:http://www.carameleggpudding.com)未经允许,不得转载!
标签:
网站简介 联系我们 网站申明 网站地图

版权所有:www.carameleggpudding.com ©2017 兜兜聊红楼

兜兜聊红楼提供的所有内容均是网络转载或网友提供,本站仅提供内容展示服务,不承认任何法律责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