兜兜聊红楼
当前位置:首页 - 拉丁舞 >

繁星|喊魂

2019-07-20来源:绍兴头条
繁星|喊魂

没有人声,没有虫鸣,四周空寂得近乎忧郁。我无力地伏在母亲的背上,沿着门前那条叫黄岗河的堆堤向西,父亲在离母亲十多米处,跟着。透过母亲的发际,一弯月牙,孤零零地挂在西天,星光有些暗淡。

母亲的脚步虽然放得很轻,但在这幽静的夜里,还是显得那么响,每一步都像踩在我的心头。走了一截路,母亲停下来,轻轻放下我,父亲也在离我们不远处停下了。我立在河堆上,迎着微弱的月光,心开始变沉,双腿发软。半个月前,我的两个小伙伴在这里溺水身亡,当时我就站在岸上。这些日子里,我茶饭不思,无法入眠,看了医生也没见好转,母亲决定给我“喊魂”。

母亲蹲下身子,在河堆旁捧起一捧土,先在我的左耳根揉了一阵子,又在右耳根轻轻揉搓着,再从身上摸出一块红布,将土包起来,放进我的内衣口袋,然后背起我,转身就走,向家的方向。在母亲往回走的时候,父亲也转身向前。母亲的脚步比来时快了许多,一边走一边呼唤:“××,跟妈回家吧!”母亲一向高音,此刻的声音却是那么低沉,那是从心底发出的。父亲在前面应答:“回来了。”

回家吧!回来了……一声声呼唤,撞击着四周的夜色,也撞击着我的心。我有些紧张,搂紧母亲的脖子,却没有来时那样病恹恹的了,凝神注视四周的一切,苍穹如同一个巨大的华盖,拥抱了无际的黑暗,给树影增添了魔幻的色彩,远处传来的一两声狗叫。起风了,天空几块厚云被推向天边,露出一片洁净的夜空,月儿弯弯,疏星点点。正出神,母亲和父亲齐声说道,到家啦!那一刻,我真的有一种回归的感觉。很神奇,我的病真有了好转。母亲对我说,你流着我们的血,走得再远,我们也能把你叫回。

多年后,母亲病了,开始变得神志不清,她认不出我们是谁,甚至认不清她最宝贝的孙子。母亲从医院回家的那一天,我们姐弟几个带着她去她走过的各个地方,企盼唤醒她的意识,让她找到回家的路。我们搀扶着母亲,对她诉说这里的一切,曾经的人和事。我们一遍又一遍地轻诉:“妈,我们回家了。” “妈,这就是我们的家,这园子里的菜,是您种的。”“妈,这是西沟嘴,是我们家的责任地,对面是凤婶家的,凤婶腿脚不灵便你常帮她呀!”母亲的眼神慢慢清澈明亮,最终,母亲拨开我们拉着她的手,利索地走到田埂上,看了一会儿,走进地里,弯下腰,拔去一棵夹在麦苗中间的杂草,露出笑容。

在我们每个人的心灵深处,都有一个温馨的家园。无论岁月给予你多少艰辛和苦难,你都会在那里得到温存的抚慰。无论你的灵魂走得多远,她都能让你平安回归。

作者:孔令玉 来源:扬子晚报

转载文章地址:http://www.carameleggpudding.com/ladingwu/795.html
(本文来自兜兜聊红楼整合文章:http://www.carameleggpudding.com)未经允许,不得转载!
标签:
故事
相关推荐
网站简介 联系我们 网站申明 网站地图

版权所有:www.carameleggpudding.com ©2017 兜兜聊红楼

兜兜聊红楼提供的所有内容均是网络转载或网友提供,本站仅提供内容展示服务,不承认任何法律责任。